4155mg娱乐-mg4155娱乐网址『首页』

热门关键词: 4155mg娱乐,mg4155娱乐网址

Michelle-Stowe戈夫和娜佳坐在筏子上,但到现在甘休

日期:2019-10-11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沙皇的邮件--第十章贝加尔湖和安加拉河 第十章贝加尔湖和安加拉河 贝加尔湖海拔一千七百尺,南北大约长九百俄里,东西宽一百里,湖水的深度则没有人知道。根据布尔布隆夫人的记载,当地的水手们都传说贝加尔湖愿意被人称为“大海夫人”,谁要叫它“湖先生”,它准会雷霆大发。不过,据说还从来没有俄罗斯人淹死在湖里。 这个有三百多条河流注入的巨大淡水湖泊四周环绕着火山群,而湖水只通过安加拉河外泄。这条河流经伊尔库茨克以后在叶尼塞斯克上游不远处汇入叶尼塞河。湖畔的群山属于广袤的阿尔泰山系的支脉。 这个季节,人们已经开始感到寒意,尤其在这个气候特殊的地区,秋天紧接着就是早早降临的严冬。十月初,每天下午五点太阳就落山了,在漫长的黑夜里气温往往降到零度以下。湖畔的山岭已经被第一场雪染白,而降雪的天气会一直持续到来年的夏季。到了冬天,这片内陆之海会覆盖上厚达数尺的冰层,邮差和商旅的雪橇在上面来来往往。 不知是因为有人叫“湖先生”而失去了贝加尔湖的恩惠,还是因为纯粹气候的缘故,这里常常风暴肆虐。湖中那像地中海水一样的短浪,常常令船夫舟子,甚至汽船上的水手感到心惊胆战。 米歇尔-斯托戈夫带着娜佳来到的是贝加尔湖的西南角。娜佳变得形销骨立,只有眼睛里还闪烁着生命的光彩。在这个蛮荒之地,他们除了在饥馁劳累中死去,还能指望什么呢?沙皇信使这漫漫六千俄里的跋涉,现在只剩下一百四十里的路程:从他们现在的位置到安加拉河口只有六十里,从河口到伊尔库茨克是八十里。这段路一个健壮的男人即使步行也可以在三天内走完。 但米歇尔-斯托戈夫还是不是这样的男人呢? 上帝无疑并不想让他再经受痛苦,一直在折磨着他的命运也放过了这个不幸的人。在贝加尔湖的这一角,在这片他以为没有生命的踪迹,事实上也是长年荒寂的草原上,出现了人的身影。 五十多个人正聚集在贝加尔湖的西南角上。 当米歇尔-斯托戈夫带着她走出山口时,娜佳首先发现了这群人。 姑娘开始害怕这是一群被派来攻占湖畔地区的鞑靼兵,要真是这样,他们想转头逃跑也已经来不及了。 但娜佳很快放下心来。 “是俄罗斯人!”她喊道。 在她用尽力气喊完之后,她的眼睛无力地闭上,头一侧倒在了米歇尔-斯托戈夫的胸前。 但是有几个俄罗斯人发现了他们,朝他们跑来,把瞎眼的米歇尔-斯托戈夫和娜佳带到一片沙滩上,那里停着一只木筏,这群俄罗斯人正准备开航。 这些人都是一些境遇各异的逃亡者,共同的利益使他们聚集到了一起。他们被鞑靼骑兵追赶,企图逃往伊尔库茨克避难。但是,自从安加拉河两岸被人鞑靼占领之后,他们已经无法沿陆路前往伊尔库茨克,只能希望乘木筏沿水路漂流。 这群人的计划使米歇尔-斯托戈夫怦然心动,这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但他吃够了苦头,此时更加不敢透露身份。 逃亡者们的打算十分简单。湖岸有一股水流流向安加拉河口,他们想借助这股水流首先抵达贝加尔湖的外泄口。从那里到伊尔库茨克,河水流速是每小时十到十二俄里,大约一天半的工夫就能到达。 由于没有船,他们只能造一只木筏来代替。准确点说这是一个木排,形状和漂流在西伯利亚的湖泊上的木排一模一样。他们砍下湖畔的松树,用柳枝捆扎在一起,人们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上面。 米歇尔-斯托戈夫和娜佳坐在筏子上,姑娘渐渐苏醒过来。人们给了他俩一些食物。然后,娜佳躺在树叶铺就的“床”上,又沉沉睡去。 米歇尔-斯托戈夫被问起他们的遭遇,但他没有讲任何发生在托木斯克的事情,只说自己住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还来不及避往伊尔库茨克鞑靼人就到了丁卡河的左岸。他又说,敌人的主力部队很可能已经在西伯利亚首府城下安营扎寨了。 时间已经非常紧迫。寒意日甚一日,气温在夜间早已降到零以度下,湖面上已经出现了浮冰。木筏虽然还可以在湖中航行,但一旦冰块堵住了丁卡河的航道,那可就大事不妙了。因此,他们必须立即出发。 傍晚八点,他们解缆起航,在水流的推动下沿湖岸航行,几个壮汉手持粗大的撑杆,稳健地躁纵着方向。 指引木筏前进的是一位年老的贝加尔湖水手,大约六十五岁左右,皮肤被湖上的劲风吹成褐色,颌下浓密的白须直垂到胸前。他头戴兽皮软帽,神情严肃庄重,从头到脚罩上一件宽大的外套,系着腰带。这位沉默寡言的老水手坐在木筏尾部,只作着手势,一个钟头说不上一句话。当然,他需要做的也只是让筏子顺水漂流,不要偏离方向。 木筏上除了这些俄罗斯人外,还有两三个在往圣地朝拜的途中遭遇到敌人的信徒,以及几个修士和东正教的神甫。那几个信徒随身携带着赶路用的手杖,腰间挂着水壶,念经时声调里透出一股怨气。他们之中有一人来自乌克兰、一人来自黄海,还有一个是芬兰人。这位芬兰人已经上了年纪,腰带上悬锁着一小段树干,好像他被锁在教堂的柱子上一样。在漫长艰辛的朝拜途中他一无所获,甚至连开锁的钥匙也没有,看来只有回家后才能取下那段木头了。 修士们来自帝国北部的阿尔汉格尔斯克,他们是三个月前离开这座在一些旅行家眼中颇具东方色彩的城市的。他们沿途经过了Carelie①海岸附近的圣岛(注:lesifessaintes)。索罗卫斯克和特罗伊萨的修道院和基辅的圣安东尼和圣-特沃多伊修道院,以及莫斯科的西蒙奥诺夫修道院。喀山修道院和那里的老信徒教堂他们自然也没有忘记。此时他们正身穿长袍、斗篷或是哔叽做的外套前往伊尔库茨克。 ①Carelie:中文译名不详.见原文419页。 那位东正教神甫是一位普通的乡村神职人员,是俄罗斯帝国六十万教士中的一员。他的穿着就像一样农民一位俭仆。事实上,这名在教会中无权无势的神甫必须与农民们同样地亲自耕种,还得为人们生死婚嫁的种种礼仪躁劳。他把妻子儿女安置在北方地区,让他们免受鞑靼人的威胁,而他却留在自己的教区坚持到最后的时刻。等到他不得不撤退时,去伊尔库茨克的路已经被隔断了,于是他只好从贝加尔湖绕行。 这几个身份不同的教士都聚在木筏首部,寂静的夜里不时地传来他们的祈祷声。在每一段祷文的结尾,他们都念着“斯拉瓦——波古”,赞美着万能的主。 航行途中没有任何变故发生。娜佳始终沉睡不醒,米歇尔-斯托戈夫彻夜守候在她的身旁,似乎每过很长的间隔他才感到倦意向他袭来。但即便这种时候,他也忘不了娜佳就在身边。 天亮时分,湖上微微刮起了逆风,减慢了木筏航行的速度。此时他们距安加拉河口还有四十俄里,看来在下午三四点钟之前他们到不了那儿。不过这对于逃亡者来说并不坏,因为他们可以乘着夜幕的掩护在安加拉河中航行。 但老水手却几次三番地流露出对浮冰的担忧,因为夜间十分寒冷。人们可以看见大量的冰块在东风的推动下向西涌动。当然这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它们已越过了河口,不会再进入安加拉河中,但令人担心的是,大湖东部的浮冰会顺着湖中的水流漂入河道。如果真是这样,航行将变得艰难而缓慢,木筏甚至可能遇到难以逾越的障碍。 因此,米歇尔-斯托戈夫对湖中的情况十分关注,急于知道湖水中是不是正在出现大批浮冰。每当娜佳醒来,他总是不停地向姑娘发问,要她告诉自己她看见的一切。 正当浮冰乍起的时候,湖上出现了罕见的现象。从大自然在湖底造就的自流井中喷出了奇妙的沸水泉。这些喷泉高高地溅到空中,化为蒸汽,在日光的映射下变成美丽的彩虹,又在寒冷的空气中倏然而逝。这种奇特的景观假如让一位在湖上悠然泛舟,欣赏这西伯利亚之海的美景的游人看见,一定会让他心旷神怡。 下午四时,老水手指着岸边高耸的花岗岩壁,那里就是安加拉河口。右岸是列文尼奇那亚小码头,以及岸上的教堂和几座房屋。 然而严峻的形势还是出现了。第一批从东方漂来的浮冰已经涌入河口,漂向伊尔库茨克。所幸的是,它们的数量还不足以堵塞河道,气温也还没有低到使浮冰板结的程度。 木筏在小码头边停了下来。老水手决定在这里停留一个小时,做一些必不可少的准备工作。筏上的树干已经有些松动,随时可能分离开来。要抗得住湍急的河水,就必须把它们绑得更紧些。 在以往的好时节里,经过贝加尔湖的旅客们不管是由此前往俄中边境前的最后一座城市卡克塔,或是从那里回来,他们都会在这个码头上下船。因此,这里总是云集着汽轮和渡船。 但是现在,码头却是这样的荒寂。两岸的居民为了躲避在安加拉两岸抢掠的鞑靼人,把每年冬天都泊在码头的船队开往伊尔库茨克,自己也带上一切可搬运的东西及时地逃往了这座西伯利亚的首府城市。 老水手根本没有料到在这里还会遇到另外的逃亡者。然而,就在木筏靠岸的时候,两个人从岸上的一所房子里跑出,飞快地向他们奔来。 娜佳一直坐在木筏尾部,茫然地看着。 突然她几乎失声叫喊起来,紧紧地抓住了米歇尔-斯托戈夫的手。 “怎么啦,娜佳?”他抬起头来问道。 “是我们的两个同伴,米歇尔。” “是那两个我们在乌拉尔山口遇见的英国人和法国人?” “对。” 米歇尔-斯托戈夫战栗起来。他一直努力隐瞒的身份会不会被揭穿呢? 事实上,在阿尔西德-若利韦和哈里-布朗特眼中,他现在已不是尼古拉-科帕诺夫,而的的确确是米歇尔-斯托戈夫,沙皇的信使。两位记者自从和他在伊什姆驿站分手后,又见过他两次。第一次是在查贝迪罗军营,他用鞭子怞坏了伊万-奥加莱夫的脸;第二次是他在托木斯克落入酋长手中之时。他们对他的事情一清二楚。 米歇尔-斯托戈夫很快打定了主意。 “娜佳,”他说道,“只要英国人和法国人一上船,就请他们到我身边来!” 岸上的两人正是哈里-布朗特和阿尔西德-若利韦。他们在这里出现,和米歇尔-斯托戈夫一样,并非偶然,而是事情的必然结果。 我们知道,在他们目睹鞑靼人进入托木斯克城以后,不等庆祝仪式结束前的狂欢活动开始就逃走了。他们从没怀疑过那位同伴已被处死,当然也不知道他只被下令灼瞎了双眼。 他们搞到了马匹,当晚逃出了托木斯克。当时他们就拿定了主意,今后一定要把他们在东西伯利亚的经历记录下来。 两人马不停蹄地赶往东西伯利亚。如果不是从南方经叶尼塞河谷来的第三支纵队意外出现,他们本来可以按原定打算抢在费奥法-可汗的前面。和米歇尔-斯托戈夫一样,他们来不及赶到丁卡河就被敌人阻住了去路,因此他们也只能从贝加尔湖绕道前进。 但他们到达此地时看到的只是一座空码头,更别说进入被鞑靼人包围的伊尔库茨克城了。三天来,两人在这里一筹莫展,直到他们看见湖上漂来了这只木筏。 筏上的人把他们的计划告诉了两名记者:只要乘着黑夜,他们就有机会悄悄潜入伊尔库茨克,现在他们正准备执行这一计划。 阿尔西德-若利韦立刻和老水手攀谈起来,请求让他们俩也坐上筏子,并说不管要收多少钱他们都愿意支付。 “这里我们不要钱。”老水手严肃地说,“只不过我们是在拿性命冒险。” 两人坐上了筏子,娜佳看见他们呆在前部。 哈里-布朗特永远是英国人那副冷傲的派头,还是和以前穿越乌拉尔山时少言寡语的样子一样。 阿尔西德-若利韦也显得比平时庄重。在这样的情形下,谁又能故作轻松呢? 他刚刚坐下来,就感到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他回过头来,认出了眼前的娜佳。她的哥哥,他明白,不是什么尼古拉-科尔帕诺夫,而是沙皇的信使米歇尔-斯托戈夫。 他惊讶得几乎喊叫出来,姑娘忙着手指按在他的唇上。 “跟我来。”娜佳说道。 阿尔西德-若利韦不动声色地示意要哈里-布朗特跟着他一起走。 如果说他们在这里遇见娜佳已经极为惊讶,那么当看见他们以为早已死去的米歇尔-斯托戈夫时,他们的震惊简直无以复加了。 米歇尔-斯托戈夫在他们走近时始终一动不动。 阿尔西德-若利韦不解地回头望着姑娘。 “他看不见你们,先生们,”娜佳说道,“鞑靼人烧坏了他的眼睛!我可怜的哥哥眼睛瞎了!” 两名记者的脸上浮现出深深的怜悯。 他们在米歇尔-斯托戈夫身边坐下,握住他的手等他开口。 “先生们,”他说道,“你们不该知道我的身份和我来西伯利亚的目的。现在我恳求你们保守我的秘密,你们愿意答应我吗?” “我以名誉起誓。”阿尔西德-若利韦说。 “我以绅士的名义发誓。”哈里-布朗特也说。 “很好,先生们。” “我们能为您作点什么?”哈里-布朗特问道。“您希望我们助您一臂之力,帮助您完成使命吗?” “我宁愿单独行动。”米歇尔-斯托戈夫回答道。 “可那些混蛋弄坏了您的眼睛。”阿尔西德-若利韦说。 “我有娜佳,她的眼睛对我已经足够了!” 半小时以后,木筏驶入了河里。这时是下午五点,即将来临的夜晚不用说将是寒冷和昏黑的,因为此刻气温已经降到了零度以下。 两名记者虽然已经答应保守米歇尔-斯托戈夫的秘密,仍然不离他身旁。根据他们低声的谈话,米歇尔-斯托戈夫终于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有了更完整的了解。 很明显,鞑靼人此时已经包围了伊尔库茨克,三支人马已经汇合。埃米尔和伊万-奥加莱夫毫无疑问也到了城下。 但是,既然这位信使无法将信送到大公的手里,而他又不知道信的内容,他为什么还如此急于进城呢?两名记者和娜佳一样,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阿尔西德-若利韦对米歇尔-斯托戈夫提起了往事。 “我们应该向您道歉,在伊什姆驿站分手前,我们没有和您握手道别。” “不,当时你们有权利把我当作一个懦夫!” “不管怎样,”阿尔西德-若利韦接着说,“您在那家伙脸上狠狠怞了一鞭,可够他受的!” “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一点伤疤也没有了。”米歇尔-斯托戈夫淡淡地说。 在离开码头后三十分钟,阿尔西德-若利韦和他的同伴已经完全知道了米歇尔-斯托戈夫和娜佳沿途经受的苦难。他们对这种唯有娜佳的忠诚可以与之相比的坚毅精神赞叹不已。他们不由得想到沙皇在莫斯科提到米歇尔-斯托戈夫时说的话:“说真的,这真是个男子汉!” 木筏在安加拉河的浮冰之间快速漂行,两岸风光展现在眼前,给人一种错觉,仿佛移动的不是木筏,而是河岸秀丽的景物在眼前掠过。在这里,是奇形怪状的花岗岩崖;那儿,是河水奔腾咆哮的峡口。岸上时而还有依旧在冒烟的村庄,茂密的松林中有时又透出火光。然而尽管鞑靼人到处留下他们经过的踪迹,却始终看不到一个人影,因为他们都集中到了伊尔库茨克城郊。 这时,木筏上的信徒们还在不停地高声念着祷词。老水手奋力撑开冲到筏子边的浮冰,沉着地控制着方向,使木筏在安加拉河的激流中漂得又快又稳。

米歇尔-斯特罗哥夫--第十章 第十章 贝加尔湖海拔1,700英尺。约900俄里长、100俄里宽。它的深度还不为人所知。布尔布隆夫人说,据当地水手们说,它喜欢被人称为“大海夫人”。如果称它为“湖先生”的话,它即刻会发怒,变得波涛汹涌。但是西伯利亚人相信还没有一个俄国人在此湖里淹死。 约有300多条河流注入这巨大的淡水湖,它周围环绕着壮观的由火山构成的山脉。除了安加拉河之外,它没有别的出口。安加拉河流经伊尔库次克后汇入地势比叶尼塞斯克城高的叶尼塞河。至于外围的山脉构成土恩鼓济斯山的一条支脉,也属于阿尔泰山脉。 现在开始有寒冷的感觉。在这一片土地上,在这种特殊的气候条件之下,秋季似乎已融入了过早到来的冬季之中。现在还只在10月初,下午5点太阳就落山了,在漫长的夜晚里气温降至零度,而第一场雪已经把周围邻近的山顶变得一片雪白。 在西伯利亚的冬季里,这个内陆海结冰,且冰层达好几英尺厚,而且信使和商队的雪橇在上面来来往往。 或许是由于一些人出于礼貌称它为“湖先生”,亦或是由于一些气象方面的原因吧,贝加尔湖经常遭受暴风雨。像所有其他的内陆海一样波涛汹涌,筏子、船等都不敢过,只有在夏季才破浪而过。 米歇尔背着娜迪娅所到之处是湖的西南部,娜迪娅已骨瘦如柴,只有她的双眼还闪烁着生命之光。如果不是由于疲惫和饥饿而死的话,这两人在如此荒野之地又能期望到什么呢?然而在经过6,000俄里的长途跋涉到达终点时,留给这沙皇信使会是什么呢?什么也没有,只有沿着岸边走60俄里到达安加拉河口,再从河口走80俄里到伊尔库次克,或者说要走三天,即使一个强壮、健康的人步行也要三天。 而米歇尔-斯特罗哥夫仍会像以前那样吗? 毫无疑问,上帝并不愿让他去受如此的考验。一直跟着他到这里的灾难似乎此时放过了他。沿着贝加尔湖走到底,平原的这一部分,他曾认为是沙漠,而以前确实是沙漠,现在却不是了。 湖的西南有约50人聚结在这里。 当米歇尔抱着她从山里走出来时,娜迪娅立刻看到了这群人。 姑娘曾经有一刻担心这是鞑靼分遣队,来搜索贝加尔湖岸的,他们俩是不可能逃出灾难的。 但是娜迪娅很快就消除了疑虑。“俄国人!”她惊叫道。 而作出这最后的努力之后,她双眼闭上,昏倒在米歇尔胸前。 但是他们却已被看见,一部分俄国人朝他们跑来,引着这位盲人和姑娘来到一个停放着一只筏子的地方。 这只筏子正准备出发。 这些俄国人也是逃命者,情况各不相同,但是共同的利益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就是贝加尔湖。 他们被鞑靼侦察兵所追赶,希望到伊尔库次克去寻求避难。但由于无法从陆地到达那里,因为侵略军已占领了安加拉河两岸,他们希望顺河流向下漂到那座城去。 他们的计划让米歇尔心动起来,最后一个机会摆在面前。但他有力量去掩盖这一点,希望比以前更严地隐匿自己的身份。 逃亡者们的计划很简单。湖里有一股水流从上游流到安加拉河口;他们希望利用这股水流,利用它漂到贝加尔湖的出口。从这一点到伊尔库次克去,水流可以每小时十一二俄里的速度把他们带到那里。只要一天半时间,他们就有希望见到这座城。 他们没有找到任何一条船,于是只能自己做;一个筏子,或者一个木排做成了,与西伯利亚河流上漂下来的很相似。岸边长着一片冷杉林给他们提供了必要的材料;用柳条把树干捆在一起,形成一个平台,可以容纳100人。 米歇尔和娜迪娅坐在筏子上面。姑娘已经苏醒过来,有人给了她和她的同伴一些吃的。然后,躺在树叶铺的床上,很快就沉沉入睡了。 对那些向他提问的人,米歇尔-斯特罗哥夫只字不提托木斯克所发生的一切。只说自己是克拉斯诺雅斯克人,在埃米尔的部队到达了卡河岸时没来得及赶到伊尔库次克。而且还说,很可能鞑靼军队的主力已占领西伯利亚首府前的一个地点。 时间非常紧迫。此外,天气越来越寒冷。到了晚上,气温降到零度以下,贝加尔湖面上已经结冰。尽管木筏很轻易地从湖面上经过,如果有冰块挡住路的话,要从安加拉河经过也许就没那么容易了。 由于所有这些原因,逃亡者们必须一刻也不能耽误地启程。 晚上8点时解缆,木筏随着水流沿岸漂下去,几个强壮的俄国农民用长竿驾驭着木筏。 一个年老的贝加尔湖船夫指挥着,这位老者65岁,在长期日晒及湖风的吹拂下,皮肤呈棕色。一大把白胡子飘在胸前,头戴着一顶毛皮帽子;样子严肃而稳重,穿着厚厚的大衣,长到脚跟,系着腰带。这位沉默寡言的老人坐在船尾,用手势发出各种命令,半小时内说的话还不到四句。此外,他要做的就是要把船保持在沿着岸边的水流中,而不至于偏离方向。 这木筏上除了有境况各异的俄国人外,还有两三个对入侵感到吃惊的朝圣者也加入这些穷苦的农民、妇人、老人和孩子当中,还有几个修道士和一个神甫。朝圣者们持着手杖,腰带上系着一个葫芦,而且他们用悲哀的声音念经:有一个是从乌克兰来的,另一个是从黄河而来,还有一个是芬兰人。这最后一位是一个老人,腰间有一只上了锁的募捐箱,似乎曾经挂在教堂的门上。在这长长的旅途及饥饿的朝圣中,他一无所获。他甚至没有这箱子的钥匙,只能在他回去之后才能打开。 这些修士们来自王国的北部,三个月前他们离开了阿昌戈尔城,这是座非常有东方色彩的城市。他们到过卡丽亚附近的圣岛,索罗卫斯克的修道院,特洛伊萨的修道院,以及基辅的圣安东尼和圣帝奥杜西亚的修道院,西米奥诺夫的修道院,莫斯科卡赞的修道院以及老信教者的教堂,而他们现在在去伊尔库次克的路上,穿着袍子和毛哗叽衣服,戴着头巾。 至于那个神甫,他是一个普通的乡村神职人员,是俄帝国60万教士中的一员。他的打扮与农民一样显得俭朴,为了免受鞑靼人的暴行,他已把孩子和妻子安置到北部省份。他自己则留在教区里直到最后一刻,然后他不得不逃亡,而现在去伊尔库次克的路已被堵截,只能从贝加尔湖走。 这群牧师站在木筏的前部,不断地祈祷着,在寂静的夜晚声音显得很清晰,在祈祷的每句话结尾时总是说,上帝保佑! 这一夜没有发生什么事,娜迪娅仍处于昏睡之中,而米歇尔在一旁看着她。间隔了许久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困倦而睡了,甚至这时他的大脑也没有休息。天亮时分,由于木筏迎着强风行进,离安加拉河口仍有40俄里路。逃亡者要在三四点之前赶到河口是不可能了。这并没使他们懊恼。相反,那时他们将能顺河而下,在夜色掩盖中进入伊尔库次克。 惟一使这位老船夫感到焦虑的是水面结冰。夜里极其寒冷;而且能看见冰块向西漂去。既然他们进入不了安加拉河,且已经过了河口,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但是从东端飘过来的冰块也许会被这股水流推入河水里,这就会造成困难,也许会耽误航行,甚至也许会有不可逾越的障碍挡住木筏。 因此米歇尔对弄清河流的情况极为关注,也关注着是否有大量的浮冰出现。娜迪娅此时已醒过来,他不时地向她提问,而她总是详细描述所看见的一切。 这些阻碍物正在漂动时,贝加尔湖面上出现了奇异的现象。从河床上的深井中喷出一股股沸腾的水,非常壮观。这些沸腾的水柱喷到很高的地方,然后水汽散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而后由于寒冷而立即凝结。要是在和平时期这奇异的景象肯定会使旅游者们惊奇,而且会为寻求快乐而到这西伯利亚海上航行。 到夜里4点时,老船夫发出信号,安加拉河口就在岸边的巨大岩石边。右岸可望见小港里万伊奇那亚,以及教堂,还有几所房屋。 但严重的是东面漂来的冰块已经漂到安加拉河中,而且也在向伊尔库次克漂去。不过数量不多,还不至于堵住木筏,而且这种低温还不会使它们板结成大块。 木筏到达了小港并且停下来。 老船夫希望在港口停一小时,做一些必要的修补。 树干存在散开的危险,重要的是把树木捆得更紧,好抵挡安加拉河的急流。 要是季节好的话,这个港就成为贝加尔湖上的旅客们上船。下船的一个站,可以再继续向前到中俄边境的最后一个镇契亚克塔,也可以往回走。 因此蒸汽船以及所有的小货船经常云集在此。 但是里万伊奇那亚港也被放弃。那里的居民们由于害怕鞑靼人抢劫而逃走了。而鞑靼人正横行于安加拉河岸。居民们已经乘坐冬季常在此港过冬的船队去了伊尔库次克,把凡能带走的东西全部都带走了,他们已及时赶往东西伯利亚首府避难。 老船夫没有想到在里万伊奇那亚港会再接受逃命者,然而当木筏一靠岸,便有两个人从一座荒废的屋子里飞快地跑来。 娜迪娅坐在木排上,正出神地看着岸边。 她差一点喊了出来,一把抓住米歇尔的手。这时米歇尔抬起了头。 “出了什么事,娜迪娅?”他问。 “米歇尔,是我们的两个同伴。” “就是我们在乌拉尔山遇到的那英国人和法国人吗?” “是的。” 米歇尔一下惊起,因为这一路上他严密地使自己伪装起来,而此时将有暴露的危险。 实际上,在嘉力维和布朗特的眼中,他将不再是尼古拉斯-科巴诺夫,而是真正的米歇尔-斯特罗哥夫,沙皇的信使。自从在依期姆的电报站与他分开后,这两位记者已见过他两次,一次是在扎百迪耶诺的军营,当时他挥动鞭子怞打在伊凡-奥加烈夫的脸上;第二次是在托木斯克,当时他被埃米尔定罪。因此他们知道他是谁以及他起着怎样的作用。 米歇尔很快便下定决心。 “娜迪娅,”他说,“那英国人和法国人一上木筏,就让他们到我这里来。” 实际上,哈里-布朗特和阿尔西德-嘉力维并不是凑巧在这里,而是事态的发展把他们俩带到里万伊奇那亚港,如同米歇尔-斯特罗哥夫一样。 我们在前面已经知道,到过鞑靼人占领的进入托木斯克的入口之后,他们就在用对米歇尔实行野蛮的行刑来结束节日之前,离开了那里。因此他们毫不怀疑他们以前的同伴已死,而他们也不知道他只被埃米尔下令弄瞎了双眼。 由于设法弄到了马匹,他们当晚就离开了托木斯克,而且把在东西伯利亚的经历都记下来。 嘉力维和布朗特向着伊尔库次克急驰,他们希望把弗法可汗远远地甩在后面。如果不是由于来自南方的第三纵队在叶尼塞河谷的突然出现,他们本来已经到达了。在赶到丁卡河之前,他们就跟米歇尔一样被切断前路,而且不得不往回走到贝加尔湖。 当他们到达里万伊奇那亚港时,发现这是一座废城。他们也不可能从这里进入伊尔库次克,因为此时伊城也受鞑靼军队包围。他们俩一筹莫展,在这个地点呆了三天,这时木筏到了这里。 现在逃亡者的计划已向他们解释清楚。 在夜色的掩盖之下悄悄进入伊尔库次克,这当然是一个机会。他们决心进行尝试。 阿尔西德直接与老船夫交流,要求让他和同伴一起上木筏,他们愿意提供任何东西,不管是什么。 “这里没有人付钱,”老人严肃地说。“每个人都冒生命危险,就是这样!” 两位记者登上了木筏,娜迪娅看见他们坐在木筏前部。 哈里-布朗特仍然保持沉默,在穿越乌拉尔山的过程中,很少说话。 阿尔西德-嘉力维似乎显得比平时更严肃,可以承认他的严肃也是环境所迫。 前面已提到,嘉力维已在木筏上坐下,突然一只手搭在他的手臂上。 他转过身,认出了娜迪娅。她就是那个已不再是尼古拉斯-科巴诺夫的人的妹妹,而那人是米歇尔-斯特罗哥夫,沙皇信使。 他惊讶得差点喊出来,他看见姑娘把手指竖在嘴唇上。 “来吧,”娜迪娅说。 然后,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样子,他站起来跟着她走,示意布朗特同去。 但是如果在木筏上见到娜迪娅让两位记者吃惊的话,那么当他们看见那个他们曾经认为已不在人世的米歇尔时,吃惊的程度更是无法形容。 他们走近米歇尔时,他没有动。嘉力维转身对着姑娘。 “他看不见你们,先生们!”娜迪娅说。“鞑靼人已灼瞎了他的双眼!我可怜的哥哥已经瞎了!” 布朗特和同伴的脸上表现出强烈的同情。 过了一会儿,他们在米歇尔身边坐下,跟他握手,等着他开口说话。 “先生们!”米歇尔低声说。“你们不该知道我是谁,也不该知道我要去西伯利亚干什么。我要求你们替我保密。你们能答应我做到这些吗?” “以我的名誉担保!”嘉力维说。 “我以一个绅士的名义担保!”布朗特接着说。 “很好,先生们。” “我们能帮得上你吗?”哈里-布朗特问道。“难道我们不能帮你完成任务吗?” “我喜欢一个人干!”米歇尔回答说。 “但是那些黑心的混蛋已毁了你的双眼啊!”嘉力维说。 “我有娜迪娅,有她的双眼对我已经足够了。” 半小时后,木排离开了里万伊奇那亚港,进入了河流之中。现在是晚上5点,而且天色越来越昏暗。夜晚可能会又黑又冷,因为气温已降至零度以下。 嘉力维和布朗特虽已许诺替米歇尔保守秘密,然而他俩并没有离开他。他们低声交谈,而这位盲人对他们所讲的他已知道的事进行补充,对整个局势形成一种明确的看法。 能肯定的是鞑靼人确已开始包围伊尔库次克,而且第三纵队已经与他们会合;毫无疑问,埃米尔和伊凡-奥加烈夫就在城下。 那么,现在既然那封沙皇的信不能由米歇尔送到大公手里,而且他甚至不了解信的内容,他为什么还念着赶到伊尔库次克去呢?阿尔西德-嘉力维和布朗特也与娜迪娅一样不能明白这一点。 没有人谈起过去,除了当嘉力维认为有义务对米歇尔说:“我们在依期姆与你分开时没能与你握手,我们向你道歉。” “不,你们有理由把我看成一个胆小鬼!” “无论如何,”那法国人接着说,“你用鞭子怞了那个恶棍的脸,太妙了!那疤痕将会长留在他脸上!” “不,不是长久地留着!”米歇尔平静地答道。 离开里万伊奇那亚后半小时,布朗特和同伴已了解到米歇尔和同伴沿途所经受的各种残酷的考验。他们只能从心底里钦佩他的力量,只有这力量才能配得上姑娘的奉献。他不由得想到沙皇曾在莫斯科对米歇尔的评价,确实,这是一个“男子汉”! 木筏随着被安加拉河水流带来的浮冰飞快地向前漂移。河流两边也形成移动的景象,给人一种错觉,在这接连的美丽的风景前,好像木排是静止不动的。这儿是高大的花岗岩的悬崖,那儿是峡谷,奔腾的水流冲泻下来;有时出现的是一片空旷地,还有一个仍在冒烟的村庄,然后是茂密的松树林在熊熊燃烧。 但是尽管鞑靼人一路留下踪迹,但到现在为止没有看见鞑靼人,因为他们已大批集结在通往伊尔库次克的各条通道上。 朝圣者一直在大声重复着祈祷词,而那位老船夫用力推开靠得太近的浮冰,沉着冷静地在安加拉河急流中驾驭着木筏。

本文由4155mg娱乐-mg4155娱乐网址『首页』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Michelle-Stowe戈夫和娜佳坐在筏子上,但到现在甘休

关键词:

华西里-菲多尔在伊尔库茨克城中当医生,伊万

华西里-菲多尔在伊尔库茨克城中当医生,伊万-奥加莱夫住在总督府中。沙皇的邮件--第十二章伊尔库茨克 第十二...

详细>>

Michelle-Stowe戈夫和娜佳坐在筏子上,假使木筏被冰

太岁的邮件--第十一章两岸之间 第十一章两岸之间晚上八点,天色已昏,无边的森林绿笼罩着大地,明月还尚无升...

详细>>

而桑道夫海瑞温斯顿和她的八个对象,桑道夫C

桑道夫伯爵--第二章马蒂亚斯-桑道夫伯爵 第二章马蒂亚斯-桑道夫伯爵匈牙利人的祖先是马扎尔人,约公元九世纪...

详细>>

Michelle-Stowe戈夫回答说,Michelle-Stowe戈夫的马由于

沙皇的邮件--第九章在草原上 第九章在草原上就像在额尔齐斯河岸的帕姆时一样,米歇尔-斯托戈夫和娜佳又获得了...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