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5mg娱乐-mg4155娱乐网址『首页』

热门关键词: 4155mg娱乐,mg4155娱乐网址

本人深信命局,未存在之夜

日期:2019-10-07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未存在之夜
  
  几块大石头交错地躺着,一棵枯死的大树挺直着干瘪的身躯。如网的粗根铺在地上。
  夜,黑黑的。隐隐约约升起一些昏黄的光芒笼罩在这儿。
  女人赤裸裸地身体上披着一层银亮却致密的衣裳,她倚在一块大似温床的石头上。一只手摆弄着散乱的头发,一只手紧紧地拽着衣裳,仿佛怕她滑落。
  离女人不远处的一块杂石上坐着一个男人,他正在打磨着一块石头。下身穿着一条破破烂烂的布裤,光着肩,肩上微微反射着些光,显得格外刺眼。他一会停下来细细琢磨,一会又皱起眉来,一脸骄傲中夹杂着降服的意味。
  黑色的天幕中飞过一道白灿灿的闪电,后面又响了一声巨雷。
  女人低下头,叹了一头气,男人小心地把目光从手中的石头转到女人未遮住的手臂上,又很快地转移了回来。
  女人:夜像一具尸体(无望地,抬头)
  男人:也许是一具君王的尸体。(仍然打磨,脸上露出一种君王的威严。而且不断地回味着君王这两个字)
  女人:一个暴君!(转过头看着男人,眼睛里充满了一种可怕的仇恨)
  男人;暴君?(停下打磨,想了又想)只要是君王就行了。(身子斜靠在背后的怪石上。)
  女人:做一个暴君也可以吗?(一只手停止摆弄头发)
  男人:当然,至少很多男人像我这样想的。
  女人:就像一群入土埋葬的人里出现了一头动物的尸体,那只不过是上帝的一个玩偶罢了。(女人不再看男人)
  男人:不,只要他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和无与伦比的财富。(仿佛自己变成了君王的样子)他就是世界的主宰者。
  女人:主宰者?(很气愤的语气)
  男人:(看了看女人,脸上显得惊讶的表情)恩,主宰者。
  女人:真见鬼!
  男人:难道我们活着不要依附这些吗?(起来继续打磨石头)
  女人:我们?(女人反复咀嚼着我们这两个字)
  男人:男人和女人。(男人一手拭去了额上的汗珠)
  女人:一切终归是堆腐烂的土,连个影子也留不下。(女人很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男人:如果你一定要这样想,那我也没有办法。
  女人:可你让我感到痛苦。(女人一只手狠狠地抓住衣裳)
  男人:痛苦是什么鬼玩意?我一辈子都不想去招惹它。它可不是个省事的家伙。
  女人:(看着男人)痛苦并不是你去不去招惹。它就像个幽灵一样和我纠缠不清,时刻折磨着我啊!(女人的头发遮住了一半脸)
  男人:上帝是太公平了。(男人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女人:公平?(不解地)
  男人:女人是男人最想要的骄傲,无论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
  女人:骄傲?(一脸疑惑)
  男人:是的,上帝也相信是这样的。
  女人:(认真地)骄傲对女人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
  男人:可对男人很重要,而且是非常。(一副男人特有的表情,充满了征服的威慑力)
  女人:为什么?(女人用手将头发放到了背后面)
  男人:女人是上帝精心创造的艺术品。
  一阵淡淡地风轻撩着女人的衣裳,女人的头发也随风而舞。一瞬间,女人如天使一般美丽而遥远。男人被怔住了,沉默无声。一会后,风止了。一切又恢复了以往的模样,但是女人和男人的心情却在悄悄的变化。
  女人:艺术品?(闭上的眼睛又睁开了)可女人是男人骄傲的牺牲品。
  男人:这是一种男人永远得不到的幸福。(遗憾地)
  女人:女人为此要受到命运的惩罚,是吗?(缓慢地)
  男人:是的。(带着怜悯的意味)
  女人:没有罪名的痛苦。
  男人:很深的痛苦,绵绵不断的痛苦。(一副胜利者的情态)
  女人:这就是女人的命运?
  男人:男人有男人的悲哀,女人有女人的悲哀。
  女人:命运无从逃避,逃避也不过是命运的一个过渡。
  男人:你服从命运吗?
  女人:命运是生命的咒语,我恨它。(女人看了看自己的衣裳)
  男人:每种生灵与事物的存在都是大自然的意识,没有比命运更好的安排了。(男人把石头欣赏了一会儿,很得意)
  女人:告诉我,什么是存在?
  男人:我们就是存在啊。大自然赋予我们形态,而另一种无形态的存在是很难诠释的。(很骄傲)
  女人:可我知道那种存在是真正的存在。(很有些难过)
  男人:是的。
  女人:可是如果没有它们,世界会平静很多。
  男人:没有它们?世界会变得空虚沉闷的。(看了看远方)
  女人:就像这无尽无尽的黑暗。
  男人:女人很讨厌黑暗,是吗?
  女人:黑暗是滋生罪恶的温床。(痛苦地)
  男人:罪恶?
  女人:一想到世界上的罪恶,我就觉得世界太可怕,太恐怖。
  男人:对于有黑暗存在的世界,你很失望吗?(不以为然地)
  女人:是的,太失望了。我想毁掉这个世界。
  男人:这是个很愚蠢的主意,不是吗?
  女人:我不想成为这个世界的奴隶。
  男人:生活在世界上就要做它的奴隶的。
  女人:为什么?
  男人:为了生命。
  女人:你可以原谅罪恶,对吗?
  男人:没有罪恶就没有英雄的出生。(仿佛自己已经是英雄了)
  女人:也许女人的存在是个错误。
  男人:可上帝很愿意犯这个错误。
  女人:女人不仅是件艺术品,还是命运与罪恶的见证。(女人将身子蜷缩在一起。)
  男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男人才可以成为英雄。(自豪地)
  女人:成为英雄不也是一种骄傲吗?
  男人:它与女人的骄傲是不同的。
  女人:不相同吗?
  男人:女人的骄傲是与生俱来的。
  女人:可是这种骄傲毁了女人。(木然地)
  男人:只要存在着就会让世界震撼。
  女人:这一切都是上帝的把戏(愤怒地)
  男人:上帝不愿人获得太多的幸福。
  女人:也许我们应当忘记上帝,不可以吗?(兴奋地)
  男人:忘记上帝?(打磨的石头从男人的手里滑落,男人慌忙捡起来)
  女人:当上帝不存在?(女人又像重生了一样充满活力)
  男人:这是不可能的。(男人觉得女人不可思议,像个疯子)
  女人:我想我应该试一下。
  男人:如果你那么做的话,你会被诅咒的。(男人再一次停下了打磨,他觉得女人真的是疯了)
  女人:只要灵魂逃出了生命的枷锁,生命的存在形态是不重要的。(女人脸上微微地有了笑容)
  男人:你会接受最严厉的惩罚,你知道吗?(男人的好手紧着石头,皱起眉头,眼睛死死地看着女人)
  女人:死亡吗?(没有一点畏惧)
  男人:死亡可以毁灭一切。
  女人:死亡只不过是一种生命的趋势和归宿。(一只手平淡地摆弄着头发)
  男人:你会消失,永不再出现的。(惊恐地)
  女人:你也会死亡的。
  男人:但是这不是同一种死亡,你明白的。(男人有些失望地)
  女人:我们不一样,对吗?
  男人:是的。
  女人:你在做什么?
  男人:打磨石头。
  女人:我问你在做什么?
  男人:(男人看看女人)我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女人(失望地)石头最后会变成什么?
  男人:石头。
  女人:你让我感到痛苦。(生气地)
本人深信命局,未存在之夜。  男人:你应该去怪上帝。
  女人:我感到很孤独。
  男人:我一直在你的身边
  女人:看到你,我会更孤独。
  男人:我应该感激上帝。
  女人:为什么?
  男人:上帝创造了女人。
  女人:是吗?
  男人:没有女人的男人是残缺的,这种残缺不是权力和财富可以填补的。(男人用一种很忠诚地目光看着女人)
  女人:看来上帝也爱女人。
  男人:所以男人恨上帝。
  女人和男人一起沉默了。夜色正在一点点消退,太阳总是会出现的,世界不只是黑暗的,它还是光明的。女人穿起了衣裳,走近了男人。)
  女人:我们应当彼此祝福。
  男人:是的,祝福。
  女人:夜像一具尸体。
  男人:一个暴君的尸体。
  女人:你杀死了暴君。(平静地)
  男人:因为你讨厌罪恶。
  女人:杀死了暴君也是罪恶?(安然地)
  男人:新的君王会出现,他不再是个暴君。(不再打磨石头)
  女人:可还会有另一个暴君出现。
  男人:我还可以杀死他啊!
  女人:你是杀不完的。(女人转过身)
  男人:你要走了,是吗?(带着挽留又无可奈何)
  女人:我应该离开这了。
  男人:永远不再回来。(失望地)
  女人:也许上帝是对的。
  一团浓黑的烟气升起又消散了。
  女人走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男人因为孤独变成了雕塑。
  太阳升起来了,又是一个光明与黑暗的轮回。

欲望?

我以为我会一直失望下去,没有终点。对这个世界的厌离感一直十分强烈地刺激着、麻木着我。我以为毁灭就是眼前的终点,我感知,捕捉,毁灭似乎就在眼前。我总是拿自己无能为力,无力于应付自己的各种欲求和贪婪。我无法控制,像是每到一个时刻,我便成了罪恶欲的提线木偶,处于无形的操控下,罪恶一遍遍摆弄我不净的躯壳。我总是这样无能为力,控制与被控制,轻易被打败,被击溃。这个时候罪恶透过灵魂黑暗无底的深渊逼视我,无法动弹,必须凝视眼前的黑暗。然而我什么也看不见,唯有感知到,黑暗,寒冷,被摄人心神的双眼锁定,无能为力,无法摆脱。我很想就此倒下,倒下,似乎就可以逃脱,可以摆脱操控。人们总是欲望太猛,思虑太甚,身体和灵魂都太脆弱,连拿自己都无能为力,还有什么气力对抗黑暗?无能为力。

生命的长河千年不休,若不考究生命的存在,是不是就可以忽略世上的所有遭难。没有即虚无。然而客观的存在无可避免地要承受生命的脆弱,愈发沉重。破坏之力越生猛,洪水猛兽,暴雪雷雨,人祸天灾面前,要么由脆弱到刚强,要么由存在到消亡。生命的长河中,个体的存在微乎其微。选择与被选择,看似可以掌握,其实命运总是在冥冥之中。

宿命?

我曾怀疑宿命的存在,但它美,所以我选择没理由的相信。三毛曾说,我相信命运,所以我要背着它。命运的轨迹无法捉摸,但就因为是命运,既然是命运,无论是迎着它,还是背着它,它都会引导你到达同样的终点,面临注定要面对的结果。宿命带有的神秘色彩,总给人一种朦胧美。所以我相信它,因为相信它,于我生命中的许多事情就可以轻易解释了――因为命运。

我无法逃离我自己,只要我存在,意志不消毁。我也无法出离我的肉体,灵魂也不完全受控于我。命运使然,所有的非难都有它的道理。也许命里有劫,生来就有罪,暴食,贪婪,懒惰,嫉妒,骄傲,淫欲,愤怒。宿命如此,生来就原罪难逃。但正如宿命就是宿命,我还是我。

本文由4155mg娱乐-mg4155娱乐网址『首页』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本人深信命局,未存在之夜

关键词:

主任老张、副主任小李与小王、科员小米与老赵

老张是个规矩本分的人,平常里向来不曾和任哪个人红过脸。在镇上的政坛部门呆了10几年,也一向未有为了提职...

详细>>

然后格格女说,就算没有说请

然后格格女说,就算没有说请。其三章好呢,大家来往吧!七日!画图室作图四天,天晕地暗,作者看一眼小编的学...

详细>>

老杨头收下袁全还也有个原因,袁全却把被子送

北方边塞的一个小村庄里,这天夜里突降大雪,把大树都压倒了好几棵。天亮时,劁匠老杨头一开门,门口忽地倒进...

详细>>

送杨会长出去,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其次章交往,依然做和尚?十点钟,主楼前的寸拳场未有殴击地铁人,唯有神迹的过客,二月的晚间,我们依旧都怕...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