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5mg娱乐-mg4155娱乐网址『首页』

热门关键词: 4155mg娱乐,mg4155娱乐网址

但己是在向折彦冲和杨应麒表态,你要不要和我

日期:2019-10-11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次月,吴乞买下诏安抚各地契丹、奚族新降之民,建乾元殿,赐娄室丹书铁券,斡鲁献上大辽传国之玺,宗干召集原辽属懦生,议礼制,正官名,定服色,兴学校,设选举,要与汉部争夺人心士心。 消息传到登州,杨应麒既感到惊震,又知事情必然如此,交代好登州莱州的事务后,第二日便趁着南风回津门。 “七将军㈠?杨朴见到杨应麒才把心放下一半来:“终于来了㈠? 终于来了?是说杨应麒终于回来了,还是说会宁方面的压力终于要来了? 这么久过去,大家还是没能想出一个两全之策,而金、汉的军事力量对比,也难以在这短短一年中发生颠覆性的变化。 万不得己时,汉部也只能从金侵宋了。想到这里杨应麒不禁暗中叹息,这一场仗打下来,赵氏家族的兴灭均不足惜,但中原不知会有多少家庭残破,多少黎庶遭劫,多少像赵名诚夫妇那样的璧人劳燕分飞!这些杨应麒能无动于衷么?想到赵名诚夫妇,杨应麒的心又更软了些。相对于概念中的人口毁灭,盛极一时的大宋文明更是他难以舍弃的梦! “唉,为什么我们的力量,不能更强大一些?强大得可以压制女真!强大得可以统一北国!强大得可以完全主导这场战争!” 想要的东西太多,而自己的力量却还不足以实现自己的愿望,唯一的出路便只有舍弃! 杨应麒忽然觉得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政客,如果他能完全把这场战争当成游戏,把人命的生死视作棋子的得失,将毁灭文明的大火当作世间最华丽的画卷那事情可能会简单很多、顺利得多。 “不管怎么样,两边的事情要一起准备㈠?杨应麒想道:“在北边,要尽量让女真没借口来攻打我们,同时部署兵力,以防吴乞买趁机抄我们的后门㈠?如果这样,那汉部便不能派出绝大部分的兵力,但派出去的这部分兵力却必须是汉部的精锐。 “没办法,只有让六哥去了。”这是一开始大家就都想到了的结果。“而在南边” 这次山东半岛之行,让杨应麒再一次看到了大宋的虚弱:“登州、莱州唾手可得,可是如果要再东进,恐怕还会遇到不小的阻力。” 为了防范女真,辽南其实调不出多少兵力进入山东。如果单靠山东半岛的那些民兵,别说直捣开封,甚至连征服山东也有问题。 大宋的大部分官吏都是吃白饭的,但还是有小部分能力吓死人的家伙在,比如拦在登州与开封之间的青州便有个张叔夜。当年宋江横行十郡,官军莫敢撄其锋芒,却仍被这个手下只有一群赢兵弱卒的老家伙反手间逼得无法在大陆立足!幸好有大宋的体制束缚着这些奇才,张叔夜手下此刻恐怕没多少可用的兵马,但有他坐镇,青州便不是一个可以轻视的地方! “还是没胜算啊!单单靠六哥的话是没法跟宗翰、宗望他们争夺成果的!可是派出太多的力量又会使辽南出现真空㈠?杨应麒寻思,如果由欧阳适的水师来经略山东,事情也未必会进行得很顺。而且得罪了大宋士大夫以后,汉部再要统治中原便步步维艰了。“如果能再等几年,情况可能会好得多。” 而更麻烦的还是汉部内部的情况。听说耶律延禧被捉住后,曹广弼己经住到海船上去了。他虽然还没走,但己是在向折彦冲和杨应麒表态:一旦汉部精骑南下,他马上就扬帆赴宋 曹广弼如果南下,局面会变成什么样子杨应麒不知道。或许大宋根本就不会理睬二哥,甚至会把二哥当成奸细。但如果出现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可能:汴粱诸公竟然采用了曹广弼的建议那二哥会提什么样的建议呢? 杨应麒捂住了口,“如果二哥建议汴粱朝廷鼓动汉部与会宁自相残杀” “七将军!” 正在打寒战的杨应麒回过神来问:“什么事?” “大同府那边来人了。” 杨应麒心中一凛:宗翰派人来了?来干什么?口中问:“是完颜希尹么?” “不是,是韩昉。” “韩昉!?杨应麒略略感到惊讶,看来韩昉在宗翰身边混得不错啊!!?他来干什么?” “不知道。不过己经进了大将军府。大将军让您一个时辰后过去一趟。” 一个时辰后?为什么是一个时辰之后呢? 杨应麒没问,这个问题来人是回答不出来的。 一个时辰后,杨应麒来到大将军府的时候,韩昉刚好出来。他见到杨应麒迎面而来时怔了一怔,在人前施礼后,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 杨应麒进了府,见折彦冲身边站着萧铁奴,心里忽然感到一丝不快,看萧铁奴时,见他脸色虽然平静,眼中还是泄漏了几分得意。 “大哥。”杨应麒问道:“韩昉来干什么?” 折彦冲仿佛没有注意到杨应麒看见萧铁奴时眼神的细微变化,回答道:“是关于伐宋的事情。” “伐宋?”杨应麒听了有些意外:“现在虽然捉到了耶律延禧,宗望、宗翰也己归心,完颜部的后方算是稳住了。但他们女真人喜欢在冬日动手,如今还不到四月。无论是要对付我们,还是真要伐宋,应该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啊。” 萧铁奴在旁边笑道:“老七,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仗当然不是现在就打,但这次打的又不是奇袭,打仗之前各方面总得拉来锯去讲讲价钱啊。几轮价钱谈下来,冬天就到了。 杨应麒道:“那宗翰开出的是什么价钱?” 萧铁奴道:“他让韩昉来说:如果我们能真心伐宋,那么他可以保证伐宋期间会宁不会对辽南动手。还有,如果女真人占据了两河、陕西,那山东便可划归汉部。如果大宋整个儿覆灭,他会”说到这里萧铁奴顿下来,有些神秘地说道:“老七,你猜宗翰给个什么价钱我们?” 杨应麒摇头道:“我猜不出来。” 萧铁奴哈哈笑道:“他说,如果我们得了大宋全境,他会建议国主把江南全划出来给我们,用江南来换辽南。” “什么!”杨应麒听得张大了嘴巴:“用江南换辽南?” 江南和辽南虽然叫起来都有个“南”字,但一大一小,一重一轻,差距大得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就算这只是一个诱惑,这个诱惑也未免太让人无法拒绝了! “老七,”萧铁奴说:“你觉得怎么样?” 杨应麒没回答,却问折彦冲道:“大哥,你觉得呢?” 折彦冲听杨应麒问他,反问道:“你怎么看?” 杨应麒道:“如果不考虑其它因素,真能用江南换辽南,那傻瓜才不换呢。但辽南虽小,毕竟是拿在我们手里了的东西。江南虽大,却是镜中花、水中月,当不得真。” 折彦冲道:“你的意思是拒绝宗翰了?” 杨应麒道:“我只是说这个价钱当不得真,并没说一定要拒绝。不管怎么说,宗翰会私下派人来,就说明他的立场和会宁、和宗望都有些区别了。这一点我们要好好利用。” 折彦冲点头道:“不错。” 杨应麒又问:“那大哥你究竟怎么答复韩眆的?” 折彦冲道:“我让韩眆去告诉宗翰,我觉得大金眼下的权力格局并不是最好的。” 杨应麒怔了一怔问:“大金眼下的权力格局?”有些不明白折彦冲怎么忽然把事情扯到大金的内政上面。 折彦冲道:“我让韩眆告诉宗翰,阿虎虽是劾里钵公一脉,但我折彦冲再怎么说也只是驸马,不是姓完颜的。有些位子,做女婿的人无论怎么努力也是永远坐不上去的这一点我早就很清楚了,也并不贪图。不过我希望他能在大金的内政上再积极些。这一年来新主不断扶植盈歌公一脉的势力,又纵容宗磐在中枢横行霸道,我很看不过眼,希望他能带头制止。如果是那样,我会全力支持。” 盈歌是劾里钵的弟弟、阿骨打的叔叔、乌雅柬之前的完颜之主。吴乞买虽是劾里钵的儿子,但曾过继给盈歌,所以他同时被视为劾里钵和盈歌的继承人。如今吴乞买倚为左膀右臂的弟弟挞懒就是盈歌的儿子他不重用胞弟而重用堂弟,那显然是有意扶植和自己利益冲突较小的人来制约与他相对疏远些的宗望、宗翰了。这是金国王族内部极为微妙的关系,当时除了王室成员,很少有人能对此洞察入微。 但杨应麒却很清楚这层利害关系,思忖片刻道:“目前宗翰和新主的关系并不紧张,大哥你现在抛出这个,恐怕用处不大。反而只会让宗翰觉得你糟蹋了他的一番好意。” “好意?” “就是伐宋的建议。”杨应麒道:“其实他能如此,己经很难得了。从前年开始,会宁和津门之间就摆下了不止十个火药桶!现在导火线己经点燃,我们要不想被这些火药桶炸伤,唯一的办法,就是把火药桶移开。”移开,那自然是移到大宋去。 萧铁奴问道:“什么是火药桶?” 杨应麒愣了一下道:“是一种很利害的武器,唉,可惜锻造屋还没开发出来。” 萧铁奴点头道:“你的意思我懂,这么说来,你也是赞成伐宋了?” 杨应麒道:“我们还有选择吗?”说着向折彦冲望去,有些奇怪怎么大哥怎么反而变卦起来了。 折彦冲忽然问:“广弼呢?走了没有?” 杨应麒道:“二哥己经到船上住着了。大哥,要不要请二哥来商量商量?” 折彦冲道:“你觉得他的态度会有改变么?” “这……”杨应麒苦笑道:“恐怕不会。”“这便是了。”折彦冲道:“他的意思我们己经很了解了。除非是他己经改变主意,否则又何必多说?” 杨应麒问道:“大哥,你还想挽回二哥么?” “是。”折彦冲道:“无论如何,我希望我们兄弟七人能善始善终。” 杨应麒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折彦冲道:“再等等。” “等?” “对,等。”折彦冲道:“等女真人给我们更多的承诺。” “大哥你还想要什么承诺?” “入宋境而不扰宋民。”折彦冲道:“希望这一条会让二弟满意。” 杨应麒叹道:“让一群浪冲进羊群里不吃肉,这、这只怕不可能。” “尽量争取吧。”折彦冲道:“同时我们还要准备好辽南的防务,免得一旦谈判破裂他们冲下来时我们措手不及。” 杨应麒离开大将军府以后萧铁奴道:“老大,这事不跟老七说,好么?” 折彦冲道:“现在还不到时候。” 从大将军府走出来以后杨应麒有些奇怪,不但奇怪折彦冲的态度,也奇怪萧铁奴的态度 “他们一定有事情瞒着我!大哥的立场不对劲,六哥的态度也不对劲!可他们到底瞒着我们什么呢?” 他想暗中召韩眆来问,才发现韩眆己经离开津门了。而跟他一起去复命的,竟然是卢彦伦。 杨应麒忽然感到一阵难受:“为什么是卢彦伦而不是杨朴!难道难道大哥己经不信任我了么?” 杨应麒不断地回想这段时间来自己和折彦冲之间所发生的事情,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曾发生过会引发兄弟俩隔膜的事情来! “难道大哥对六哥的信任,己经超过对我的信任了?”这个念头在杨应麒心中只闪了一闪,便被他自己强行压下了。他拒绝在这个问题上思考下去。 他一直很不信任萧铁奴,因为萧铁奴身上有他最害怕的东西:肆无忌惮的武力!杨应麒总认为如果六哥失去了压制与约束,那他对汉部造成的破坏力也许会比任何外敌都可怕! 可是,折彦冲在这个问题上似乎却和杨应麒存在着分歧。杨应麒不愿意用过份的恶意去揣摩萧铁奴因为他感到六哥对自己其实也是有感情的。可是他还是没法放开对萧铁奴这匹野狼的警惕! “大哥啊!你要是太相信他,迟早会出事的!” 杨应麒感到害怕,感到彷徨。却没法找人商量去!这种还没有确定的事情,他能找谁说去!这时他忽然想起:自己如果有个妻子……是啊,这种事情,如果有个贤内助说说,那该多好。可惜他没有。林翎有这样的才智,可惜林翎的心并没有放在他这里——至少没有把大部分的心放在他这里。杨应麒感觉这个和自己关系特别的女人对感情看得也很淡,淡得若有若无、捉摸不透。 杨应麒忽然觉得自己很失败!掌控了这么大的财力权力,培养了那么多的官员门生,到头来却连个商量事情的人都没有! 人生一世有各种各样的事情需要和别人商量,有些需要和父母商量,有些需要和妻子商量,有些需要和朋友商量,有些需要和朋友商量。有些话,可以和兄弟说,却很难对父母开口;有些事,可以跟朋友讲,却无法与妻子说。人需要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因为在特定的时候需要特定的倾诉对象。但现在杨应麒到哪里找这样一个人去? 梦醒以后他第一次感到如此孤独。这种难熬的孤独伴随着杨应麒度过了接下来的半年。 在这看似平静的半年里,杨应麒完成了对登州教育、经济与防卫权力的控制,而吴乞买也结柬了他继承阿骨打遗产后的过渡期。北国几大势力都在摩拳擦掌,什么阴谋阳谋兵事政事都全面启动了,而这时候道君皇帝还在汴粱为最新收到的一批花石定品赐名。

杨应麒喜欢钓鱼,折彦冲喜欢打猎。 可惜津门附近己经没有打猎的地方了所以折彦冲自己发明了一项新的玩意儿:猎鱼。用穿着金丝的弓箭在海上射杀浮近水面的大鱼。这种方法收获不可能很多,但折彦冲要的并不是鱼,而是猎——他只不过是把鱼当成野兽罢了。这天他意外地射杀了一头靠近海边的鲸鱼,这头鲸鱼的块头在鲸类中算不得大,但已足以令麾下兵将惊叹不己,而随从的文人也纷纷献诗庆贺。 为了这条鲸鱼,这一天折彦冲累得够呛,但心头却充满惬意。萧铁奴在旁边道:“大哥,这头鲸鱼只怕比龙还大,你怎么射得死它!” 折彦冲哈哈笑道:“那也是凑巧!” “不然。”萧铁奴道:“要是换了别人,就是有那样的机会也不见得能得手!” 折彦冲笑道:“六奴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拍马屁了?” 萧铁奴嘻嘻笑道:“我说的是实话,哪里是马屁来着?” 折彦冲笑骂道:“马屁就是马屁!就算是用实话来拍,那也是马屁!”说着挽了萧铁奴的手正要回府,忽然望见前面立着一骑,折彦冲呆了呆,随即大喜道:“二弟!你来了!” 萧铁奴招呼曹广弼道:“二哥!今天大哥猎到了一条比龙还大的鱼!你要不要和我们到海边看看?” 曹广弼咳嗽了一声,说道:“我有点正事,要和大哥谈谈。” 萧铁奴道:“什么正事那么要紧!先看看那鱼再说。我敢说这么大的鱼你也从来没见过!” 折彦冲见曹广弼脸色阴郁,止住萧铁奴道;“老六,猎鱼只是调剂身心,可不能玩物丧志,广弼有正事,你不要捣乱。” 箫铁奴笑了笑,便不再提。折彦冲向曹广弼招了招手道:“走吧。” 三人一齐回府,折彦冲和萧铁奴换下一身满是鱼腥的衣服,再出来时己是黄昏。兄弟三人坐定,曹广弼开门见山道:“大哥,你在信中说女真新主有意要我们作为侵宋的前锋!这事确切么?” 折彦冲也早己猜出他的来意,点头道:“不错。” 曹广弼道:“不知大哥如何打算。” 折彦冲道:“这等大事,我自然要等你回来商议。” 萧铁奴插口道:“二哥,你怎么看呢?” 曹广弼道:“从金侵宋,断不可行!” 萧铁奴道:“为何?” 曹广弼道:“大宋可伐,但战争的主导权不能操控在金人手里。为何?若由我汉部伐宋,则是一个朝廷替代另一个朝廷,对民众的伤害可以尽我辈所能控制到最低。但若女真尾随而来,我们可限制不了他们的作为!届时山河破碎,黎民涂炭,我们兄弟七人都得背上千古骂名。所以从金伐宋,乃是不义之战,断断不可行,此其一!” 折彦冲听得暗暗点头。曹广弼这几句话已点出了两个要点:一是把大宋政权和大宋百姓区别开来,汉部可以不理大宋政权的存灭,却不能完全不顾及中原同胞的生死!二是点明战争主导权的问题——这一点,却是许多急功近利者所未看到的战略之眼”! 曹广弼又道:“如今宗翰驻在云中,对两河、陕西窥伺已久,宗望天纵英才,随我入中原,则攻坚之战在我,而征服后之好处却未必归我!如此为他人做嫁衣,于我汉部何益?此其二。” 折彦冲叹了一口气,作为金人先锋伐宋,汉部未必能保有战争的成果,这也正是他一直踌躇的原因之一。 萧铁奴见折彦冲被曹广弼说得心动,暗想对策,却听曹广弼继续道:“无故伐宋,己招大宋士民嫉恨,而我部以汉人自居,却去作胡人的先锋引狼入室,则不但招人痛恨,而且招人鄙视!自古以来,叛国内奸最让人看不起!一旦从金侵宋,非但遗于古骂名,还会结宋人之怨!此其三。” 说到这里,曹广弼站了起来,挥手道:“我汉部自立部以来,行事向来堂堂正正,从金伐辽,乃是扶弱锄强,但从金侵宋,则是济恶杀亲!干了这样一件事情,我们如何向部民交代?就算能通过宣传让部民觉得这是局势所限、诚不得己,但这终究是自欺欺人!我们的部民以后走出去,面对宋人,面对楼人,面对高丽,面对还没有纳入汉部的渤海、契丹,又如何抬起头来说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国族?我们又再凭什么去吸引新的英雄好汉归附我们汉部?此其四。因此从金侵宋,不但伤害我汉部立部之精神,而且于我汉部长远之发展有害无利!所以我说,从金侵宋,断不可行!” 折彦冲尚未表态,萧铁奴抢着道:“但眼下他们女真人可是逼上门来了!上次国主‘南巡’时,他还找不到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这次若我们为了保住那个与我们没什么关系的大宋而自己陷身水火,嘿!只怕到时候我们帮了宋人的大忙,他们却不见得会来感激我们!” 曹广弼道:我刚才说过,我们考虑的是大宋同胞的生死,不是大宋朝廷的存灭!而且从金侵宋于我汉部本身便函有大害,宋人感激不感激我们不必考虑!至于女真,只要我们的意志够坚定,总能挺过去的。” “挺?怎么挺?靠什么挺!”萧铁奴道:“上次国主南巡,如果他动手,那便是无故加罪!汉部上下,只要还想活命便都得使劲上!但这次不同了!他们女真人己经给我们指明了一条道路:要么叛金,要么伐宋!你认为部民会为了一个邻居而冒这天大的危险么?” 曹广弼道:“部民中目光短浅的人,总是有的。但我们既然知道此事于汉部大有妨害,便不能放任不管!” 萧铁奴道:“打住!从金伐宋对我汉部有无妨害,这事还没说清楚呢。” “哦?” 萧铁奴道:“刚才二哥你说伐宋有大害,我却不这么看。我觉得伐宋于我汉部实有大利!好,我就学你的口气其一其二地跟你辩个明白!我们汉部人多财广,但一直以来却总觉得施展不开,特别是遇到女真便束手束脚,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我们在大陆的腹地太浅!如果伐宋,我们便能取下一片能攻能守、可进可退的地盘来!无论是山东也好,江南也好,随便打下一片州县来都比坐困辽南好多了!二哥你别告诉我你连打大宋这种软脚虾也没把握!这就是其一!” 曹广弼哼了一声,并不打断他。 萧铁奴又道:“虽然女真人会跟随我们入关,但他们毕竟是胡人!统治汉人的手段,老七可比他们精通百倍!一旦入关,我敢说我们一定会比他们更早站稳脚跟!所以我敢说到最后得到大宋的将不是他们女真,而是我们汉部!这就是其二!” 曹广弼也知道萧铁奴所说也有可能,,然而那也只是可能而己!至少这个理由并不能说服他曹广弼。 曹广弼和萧铁奴在折彦冲面前一场激辩,结果还是谁也说服不了谁。时间在一点一点地过去,眼见吴乞买的江山是越坐越稳,随时都有可能公开命汉部南侵!而汉部内部因为“伐宋”之议而产生的矛盾,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日益加深。 杨应麒在北国的地图上,用红笔将大金的区域分成四块。第一块,是以会宁为核心的女真固有领土,向外延伸到东京道和中京道的一部分,这里是吴乞买一系直接控制的区域,是大金国的心脏。去年冬天,在即位之后不久,吴乞买便依照女真兄终地及的传统,册封他的五弟斜也为谙班勃极烈,这也是确立了斜也下任继承人的地位。同时晋升宗干为国论勃极烈,接替了斜也空出来的位置。在会宁直接控制的地区,吴乞买逐步地加强中央集权,并力图抵制汉俗的潜移默化,虽然这种抵制的实际效果不大,但由于汉部和高丽在近期内都显得很老实,所以东京道和混同江流域的民众便得以安享这短暂的太平。 接着,杨应麒在西京云中府一带画了一个圆圈,把西京道、中京道一部分和较勒川都圈了进去,写了一个翰字。被杨应麒进去的这片广阔的土地,现在是宗翰在当家作主。本来按照《海上之盟》的约定,西京道是要归还大宋的。但宗翰此时也己有了据地为王之心,得了这么一块好地方哪里肯吐出来?因此上书吴乞买,要求他拒绝大宋对西京的要求。这时吴乞买正需要宗翰的大力支持,不得不卖他面子,再说不割西京道对金国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便派遣使者前往汁梁,只答应归还最南端的武、朔二州。于是东南起太行山、西北达阴山的大片地盘便成了宗翰的势力范围,吴乞买又给了他一百个名额的空名宣头,那意思就是说允许在这里自主任命官僚了。 再接着,杨应麒又将笔重重点在刚刚失陷的平州上面一一这里是宗望所统帅的女真嫡系大军的所在。吴乞买刚刚给了宗望五十个名额的空名宣头和十面银牌,权力与宗翰相类,所以宗望可以说是中京道南部、东京道西部和平州这片地方的实际统治者。 宗翰所带领的部队,被称为女真西路军。相应的宗望的军队便被称为东路军。而宗望、宗翰的所在,由于自治色彩极浓,所以也被国人私下称为“东朝廷”和“西朝廷”。这两个“朝廷”不仅仅空有军事力量而己,由于在征辽期间各自吸纳了大量的汉官,宗翰和宗望都形成了各自的文官参谋和智囊团队,都有完整的赋税征收体系和军事枢密体系,这两个集团面对于会宁的吴乞买,着实有些“听调不听宣”的味道。 而除了东朝廷和西朝廷之外,在辽南的南端还存在着一个与会宁关系更为疏远的“汉部朝廷”! 单就军事力量而言,东路军和西路军都与汉部不相上下。但如果加上经济、政治、文化等综合起来考量,汉部的国力自然更为突出。不过吴乞买要是能成功统合东路军和西路军的力量,加上会宁本部的兵马,那汉部眼前的陆上军事力量便绝难抵敌! “幸好,宗翰似乎还不希望我们现在就被灭了。”杨应麒想。 宗翰和折蘑冲交情不错,虽然在他父亲撒改死后对汉部的态度便显得冷漠了许多。但即便如此,出于利害关系的考虑,宗翰并不希望会宁的集公完全压倒地地方上的势力。尽管他也忌惮汉部的发展后劲,但仍然以不甚积极的态度来对待会宁方面削弱汉部的行动。和宗望希望彻底解诀汉部不同,宗翰只希望汉部受到削弱而不是被彻底消灭,所以他的态度实际上是在削弱汉部和支持汉部之间游移。在他看来,辽口城的焚毁已足以警戒折彦冲让他不敢轻举妄动了,所以在阿骨打死后,宗翰便立即上表,希望吴乞买以大局为重安抚折彦冲。 “我们还有时间。”杨应旗心想:“至少在一年之内,我们应该可以避免冲突。” 金国如今的割据已经相当明显T:西路以宗翰为首,团结在他身边的是完颜希尹、娄室等与阿骨打关系较硫的完颜氏宗室:东路以宗望为实际领导人,拥翼有宗辅(阿骨打第五、嫡三子)、宗粥(阿骨打第六子,嫡四子)等嫡系兄弟,而在会宁还有庶长兄宗干在中枢遥为呼应:至干吴乞买自己,其实也在积极扩张他自己的控制力,在中框扶植自己的儿子宗磐上位,在地方上则让与自己关系最亲密的弟弟挞懒驻军中京:加上割据辽南的折彦冲,阿骨打死后的金国在政治势力上完全是四分五裂的局面。着到这种局面,那些真心为金国打算的人大拇都会T解阿骨打临死之前在条件尚未充分的情况下也要“南巡”的苦心了。 在眼前这种微妙的局势下,金国内部的几大势力谁也不敢妄动,以避免被其它三方联手起来削弱自己。 “我们得等,可又不能等!” 杨应棋知道,如果金国四大势力都有合纵连横的意愿,那首先会遭到其它三方联手攻击的一定是汉部从这个角度来看,汉部不能等。但眼前汉部如果妄动,又一定会刺激得其它三方提早联合起来对付自己,所以汉部又不得不等! “真是两难啊…” 想到这里,杨应旗忽然想起了萧铁奴的提议,尽管他仍然认为从长远来讲从金伐宋是极不明智的,但从三五年内的短期局面考虑,将北方几大势力的祸水南引,实在是个不错的选择。 “北国四头老虎互相瞪着对方,又饿又不敢动,这时候旁边刚好有一头白白胖胖的赢象……” 杨应麒赶紧晃了晃脑袋,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要被这种诱惑所误导。杨应麒对大宋同胞的良心没有曹广弼那么多,可也不像萧铁奴那样半点没有。而比良心交战更重要的是功利上的考虑杨应麒需要曹广弼的支持。 曹广弼是汉部内部理性与实力兼各的力量,而萧铁奴则相反,他对杨应麒来说就是一把双刃剑,能拿来伤人也会伤到自己l在杨应麒心中,汉部的军事布局,必须是曹内萧外的格局。如果曹广弼沉沦了,那汉部军方就有可能向萧铁奴那边倾斜。萧铁奴是杨应麒的哥哥,可如果局势失控,那他便可能会变成一个比所有女真人联合起来更加可怕的心腹大患! 就在杨应麒感到左右为难之时,家仆来报:“七将军,大将军请你过去议事。” “哦,知道了。” 杨应麒望了望窗外,月亮己经挂在天上了,大哥居然还来召唤自己。 “看来大哥和二哥己经谈出一点眉目了……”他忽然有些希望折彦冲己经决定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虽然他知道无论折彦冲如何决定,接下来自己将遇到的事情都会越来越棘手。

本文由4155mg娱乐-mg4155娱乐网址『首页』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但己是在向折彦冲和杨应麒表态,你要不要和我

关键词:

卢彦伦跪在宗翰面前,连一开始完全以驱汉伐宋

童贯重获道君天子欢心之后赶紧便再次接掌燕云事务。依据赵仲鍼遗训:臣子能复全燕之境者,胙土,锡以伯爵。因...

详细>>

王师中久在登州,但从金伐宋的事情

萧铁奴这些天心情甚好,见到他笑道:“这些天在津门玩得还好吧?”“嗯。”种去病道:“女人孩子都安排妥当了...

详细>>

猝然蓬莱学舍的山长派学生来浮言,王师中是做

王师中不是贰个太贪的官,也算不上三个清官,不是多少个很能干的官,也算不上愚钝。这些年她很睿智地推广无为...

详细>>

4155mg娱乐邶风)【鄘风】泛彼柏舟,《诗经·国风

《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共收录周代诗歌305篇。原称;诗;或;诗三百;,汉代儒生始称《诗经》。现存的《诗...

详细>>